新闻中心

社会服务

联系方式

马会 - 浙江农林大学
联 系 人:李先生
手机号码:18713246835471
电话号码:86-0510-13246879
公司传真:86-0510-45534546
电子邮箱:10188juhww@qq.com
公司地址:近郊临安市环城南路66号

杨小曼不禁夸赞一看这户人家就是勤劳做事的人。 2017-09-12 16:19
 
  “行啦,大妹子,我是服你了。”
  
  杨小曼转身对小男孩说:“好孩子,你爸的缺点可不能学,多学习你爸的优点,长大要比你爸有出息才行。”“嗯,阿姨再见。”小男孩很有礼貌的和杨小曼挥手。
  
  走出来后,杨小曼长长的出了口气,“这点水费收的,嘴皮子磨掉好几层。这世界之大,还真是啥人都有啊。”
  
  大门没关,杨小曼和韩东一边往里走一边喊:有人在吗,收水费了。
  
  院落很长,但收拾的很整洁,院子里直通房间的甬道两旁,种着白菜,萝卜,小葱和菠菜,绿盈盈的,长势喜人,一池的睡莲花在秋风里凋零了,旁边的葡萄架上紫莹莹的葡萄串串透着喜人的紫。收完费,两位老人拦着不让走,说什么也要剪下几串葡萄拿着,说这是自家东西绿色环保,放心吃。看着好客的老人盛情难却,只好拎着一袋葡萄边走边工作,摘下一颗扔在嘴里,以慰刚才的磨唇之劳。
  
  别气了,小心点那家的大狗吧
  
  “铃铃铃...”被闹铃声惊醒的杨小曼,伸手关了铃声,伸个懒腰,打个哈切,揉揉睡意惺忪的眼睛,一边起身穿衣服,一边还在回味梦中的情景。然后轻手轻脚的洗漱,背上工作包,推着自行车出了家门。
  
  迎着清冷的晨风,路上行人并不多。杨小曼一边骑着车一边想着昨晚电话里那人说的话,“不就那俩水费钱吗?至于你追着屁股后面要吗?你愿意等,我得晚上十点到家呢。要不,你就明早五点半之前来,不然,没空伺候你。”话音未落,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让电话这头的杨小曼心头荡着愤懑的怒气“总找不到人,一打电话就不差钱,一要钱还这态度,急歪上了,哼,明早,我早早去堵你,看你还咋说,什么玩应。”
  
  杨小曼做这份工作已有十余年时间了。负责从南到北一千多户的水费收缴,每天挨家挨户的上门收费,遇到好说话的人家还好,遇到斤斤计较甚至耍无赖耍横的人,都要想法子一一面对。尽管每个月的收费都能惹一肚子气,可时间久了,却又总觉得有一种说不清的东西压在了心头。杨小曼私底下也曾和同事探讨过,这种与人打交道的工作是好还是坏,只是慢慢发现,身上曾有的棱角被磨去了许多,秉性里的耿直依旧难改圆滑,点滴的感动依然会一直牢记于心。让杨小曼也很满足的是,虽说这份工作折磨人,但也很大程度上锻炼了自己。
  
  骑着车一路七拐八拐,在一户人家门前停下,支好车子,伸手按响门铃。好一会儿,听到里面传来一副不满意的声音大声喝问“谁啊?这一大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收水费的。”“啊,还真来啦?大姐啊,你也太认真了吧?又没说不给你,你急个啥呀。”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院门,“我都为你垫付半年水费了,如果家家都让我垫钱,我垫得起吗?还不得月月喝西北风去啊。”“垫不起,就别收了呗,共产党还差我这俩钱吗?”“人人都不收,拿啥给你供水,我们职工也得养家糊口吧?一共也没多少钱,都交了吧,吃水的钱不比你的任何花销都便宜啊?”杨小曼看着男人意迟迟的还在耍嘴皮子,“可是你昨晚让我今早来取钱的,咱一个大老爷们,吐口吐沫就是钉,说话要算数哦。”男人看了看杨小曼,嘴皮动了动,没有说话,转身走进房间,不一会儿拿钱出来,“大姐,你就不能把我忘了吗?”“忘不了,经过这次啊,更忘不了你了,嘿嘿。”
  
  杨小曼骑着车顺道拐进农贸市场。一大早农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叫卖声、讨价还价声络绎不绝。杨小曼下了车,推着车子随着人流向里面走去。看着新鲜的蔬菜,杨小曼一边询问价格,一边用眼极力寻找张望,在一份卖菜的小商贩面前停了下来。
  
  “大姐,你家的水费该交了。”
  
  “我滴天,咋还找这来了?”
  
  “没法子啊,谁让你家每天回来的太晚呢,只好早上到这来找你啊。”
  
  “你可真是的,收的钱也不揣你兜,认真个啥劲啊。”
  
  那大姐一边招呼着卖菜,一边和杨小曼叨咕,
  
  “多少钱?晚上到我家去,你看我这忙着那,哪有功夫搭咕你啊。”
  
  “不收钱,谁给我开资啊,我也得吃饭吧?一共也没多少钱,去你家都N遍了,这不是老也找不到人,才来这找你的吗。”
  
  “你上哪找我啊?晚上都在我家大棚里收菜,回到家都10点多了。”
  
  “就是啊,我还能等你晚上10点多收这俩水费钱啊?看你们也够辛苦的,干啥都不容易呢。”
  
  “哪有你们好,轻轻松松每月都有工资拿,我们不撅着尾巴干,谁给钱啊。”
  
  说着弯下腰从钱匣子里抽出钱来递给杨小曼,杨小曼递过水票收好钱,
  
  “给我称一把小白菜,再来点西红柿。我帮你卖点。”
  
  那大姐一边往袋子里装菜一边说“都是自家种的,拿去吃吧。你分担的这点哪到哪啊。”
  
  “那可不行,一码是一码。”说完扔下10元钱,转身推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