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会服务

联系方式

马会 - 浙江农林大学
联 系 人:李先生
手机号码:18713246835471
电话号码:86-0510-13246879
公司传真:86-0510-45534546
电子邮箱:10188juhww@qq.com
公司地址:近郊临安市环城南路66号

别让地球最后一滴水是我们的眼泪! 2017-09-12 16:14
 
  
  
  王老大中午喝了点酒,到了收费的时间,酒劲还没过去,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不是撞墙就是走偏,杨小曼笑他这不走寻常路的态势,那广告咋不找他来做那。敲起门来也一改往常的温柔,大巴掌拍得大门砰砰作响。走进那户耳朵有点背的老人家里,老人大声说“你是小王吧?”“不是,我是老王吧。”逗得大家笑得前仰后合。老太的邻居是位租房户,拿着电话和房主聊,杨小曼把水费都收了,他还劝说人家交费。
  
  杨小曼看着满身笑点的王老大,“哥啊,你这是喝多少啊,要是多了,咱明天再来收吧。”
  
  “没有,谁喝多了?”
  
  “没多,人家交费了,你还找人家要?说你多了还不认帐。”
  
  王老大低头查看表卡,笑笑解嘲道“要是酒一醒这片水费都收完得多好。”
  
  “大哥,你醒醒吧,嘿嘿,想得到挺美。”
  
  路上遇到附近的住户挥手搭讪“还没收完那?你们这工作也不容易啊。”
  
  “不容易才叫革命工作那,呵呵呵。”
  
  杨小曼轻轻敲了几下院门,没动静,印象里这家也是租房户,杨小曼让王老大也来敲几下试试,还是不见人影。杨小曼转了一下门环,吧哒一声,门开了。杨小曼探了一下头,看着有些荒乱的院子喊了一嗓“有人吗?”
  
  走进院子,看到房屋门锁着,趴着窗玻璃看下,早已人去屋空。院子里一棵大枣树长的旺盛,馋人的大枣缀满枝桠,红绿相间很是喜人。王老大站在树下,摘了个大枣放到嘴里,嘟囔着挺甜,再伸手时,杨小曼拿着手机抓拍了几张王老大摘枣的照片,说得留下证据,王老大见杨小曼这样说,手缩了回来。
  
  “哈哈,王哥,才你那个动作表情太逗了。”杨小曼也摘了几个大枣,放在衣服兜里。
  
  关好院门,一边走一边吃,王老大慢腾腾的看着杨小曼说,“我只摘俩枣,还被你拍照留下证据,你摘了好几个,啥事没有。”
  
  杨小曼听着这个乐啊,掏出兜里还剩下的最后两个,递给王老大一个大枣,“一人一个,别抱屈啦。”
  
  王老大接过去放到嘴里,边吃边说这是明显的贿赂,杨小曼笑嘻嘻的哼了一声,“爱咋说咋说,反正我证据在手,王老大摘枣罪名成立。嘿嘿嘿。”
  
  没进到院子就听到女人尖声叫骂,走过小院的甬道,隔着窗玻璃就看到女人身上赤裸着。敲开房屋门,隔着屋门杨小曼探下头说明来意,瘦得柴骨棒的女人看到杨小曼笑着说“我没穿衣服,你别害怕啊。”
  
  然后以尖利地嗓音,叫骂的形式喊出男主人,男主人腿脚不好使,走路一蹭一蹭地从里边屋子挪了出来。男主人问了情况,王老大告诉该缴纳的钱数后,那个女人又开始骂男主人,告诉男人不准交费。
  
  男主人面带笑脸一边给女人解释说没错的,一边陪着笑脸对杨小曼他们轻声说“和儿子儿媳生气呢,回家连衣服都不穿,和我撒气,她有精神病,你们别挑啊。”
  
  屋内的女人尖利刺耳的骂声不绝,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收好男主人递过来的钱,男主人小心翼翼地让杨小曼在收据上详细标明收费细则,以免女人不放过他。杨小曼叹了口气,无言地加以详细注明,转身走出屋子,身后传来的依旧是女人刺耳叫骂声。
  
  杨小曼有点为这男人可怜,更为这女人可悲,嘴里叨咕说“那么瘦的人,声音咋么那么刺耳呢?”
  
  王老大笑着接过说“这样的骂人方式对她来说也是一种体育锻炼,呵呵呵”
  
  “我不喜欢这样强势不讲道理的人,我喜欢可动可静的贤淑温婉的女子,看着就觉得舒服。”
  
  一个小姑娘指着一栋古老的青砖二层楼对另一个小姑娘说,她姥爷告诉她这是当年日本人盖的房子;一户人家的破旧门洞上还挂着最原始的门牌,字迹清晰可辨,可世事变迁,早已物是人非,事事休,谁又能看到多年后是怎样的天地日月呢?
  
  这些天有点感冒的杨小曼一直头沉,隐隐生疼,耳朵嗡嗡嗡的,惹出好多笑话,王老大总是调侃她这是咋了,你是七老了还是八十了,年纪轻轻的咋还耳背竟打岔呢?”杨小曼撇着嘴应战“是你老头说话舌头大吐字不清,这事不赖我。”王老大没说话,只是每说一句话都对着杨小曼重复三遍,气的杨小曼直朝他翻白眼。
  
  敲开院门,老人就埋怨着咋不早点来,院里果树结的果都没有了,拉着杨小曼的手就往屋里边走边说,我这就有昨天摘的山楂了,等着我给你们拿去。好大的山楂啊,看着就稀罕人,杨小曼很少吃山楂,只因受不了那份酸。可不知从啥时起,对山楂有了不可名状的情结,咬在嘴里,酸酸甜甜填充每个细胞。就那么一路走一路吃,被王老大一路取笑,“吃货,这下耳朵不背了吧。”哼,才不管呢,“王哥,给你也吃一个。”“上回吃山楂把牙吃倒了,不敢再吃酸的了,山楂太酸”,“酸,我也挺着,喜欢。”杨小曼边吃边说,终于扳回一局,气人谁不会啊。
  
  只剩下一小片,终于收得看到光明,即将结束整个市民今年的收费任务,曙光在前头,胜利有奔头啊。
  
  老远就听到鼓乐声,心里画着魂,这条路我才收过费,没谁家有病人啊,走近才看到,是一户住着老两口的人家,不知是谁过世了。前些天见的时候还好好的,时隔几日,人鬼殊途。收费久了,和这些人打交道熟络后,谁家有个什么大事小情自己也会跟着琢磨寻思,遇到这样的事心里也觉得不舒服有点伤感。生命,真的就是这么脆弱吗?
  
  走的人家多了,看到的形形色色男女也多了,每敲开一户门时,杨小曼都会先打量下屋主人,然后进到屋子简单的浏览下房间。有的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让人不忍走动,有的简简单单,但也干净利落,有的看着女主人穿戴光鲜,屋里乱的却没了下脚的地方,有的房间地砖早就失去本来的色彩,站在那直粘鞋,有的房间里空气清新,有的房间里的空气却浑浊得令人不忍呼吸......每走出一户人家杨小曼都会说点自己的感受,尤其是邋遢的人家我更是一顿感慨,王老大总是笑她感慨太多,让她再遇到这样的人家可以站在风口处,他一个人去搞定。
  
  其实,家庭和社会是相辅相成的。劳累了一天,在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里休憩,舒舒服服地解除一天的疲惫,也能让人更好的享受生活,没有谁会愿意拖着一身的疲乏还要偎在乱糟糟邋遢的称为家的地方休息。能在人前光鲜亮丽,回到家里是不是更该收拾舒适的小家,生日子不是给别人看的,更多时候是为了让自己生活的更舒适,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享受生活带来的乐趣和开心。也许房屋不需要多宽敞,屋内摆设不需要多豪华,穿戴不需要多华丽,吃喝不需要多丰盛,简陋茅舍只要整洁,粗衣素食只要干净合口,与喜欢相爱的人在一起过平淡而温馨的日子,就是不羡鸳鸯不羡仙的幸福生活吧?
  
  “哎呦呵,这还一套一套的那。”
  
  “本来就是嘛,干咱们这一行,每天和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啥样人没接触过?水供应不好的时候,咱得耐着性子和老百姓解释吧?理解的还好,不理解的说啥都有,咱还得耐着性子听着吧?交钱的时候,咱看到的也都是最基本的人性吧?温暖和狡邪,无赖占尖取巧。有时再想该怎样去断绝那些贪图小便宜的人,还所有人一个公平、公正,这不仅是公司领导该做的事,也是咱每人都该想到的事吧?人人都得给自己建一个良心账。”
  
  “嗯。是那么回事,就像广告里说的,别让地球最后一滴水是我们的眼泪!到那时候,咱来收费,多少钱他都愿意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