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会服务

联系方式

马会 - 浙江农林大学
联 系 人:李先生
手机号码:18713246835471
电话号码:86-0510-13246879
公司传真:86-0510-45534546
电子邮箱:10188juhww@qq.com
公司地址:近郊临安市环城南路66号

杨小曼想想就和王老大相互调侃一阵 2017-09-12 16:15
 
  踏上回家的路上
  
  隔着门听到院子里有说话的声音,轻轻敲下门环,一位老大爷推开门,身后站着一位瘦小的老太太。
  
  “大爷,我们是自来水公司查表收费的。”杨小曼脆快说道。
  
  “哦,来吧,快进屋。”老人热情的让着杨小曼和王老大。王老大进屋后直接走到后屋去看水表。
  
  “大爷,听口音你老不是本地人啊。”
  
  “俺不是,俺是山东日照人。孩子在这边,就跟过来了。”
  
  “你老多大岁数了?”
  
  “不大,我89了,你大娘82,身体不行了。”老人笑着摆了下手,大概有点气喘,说话听着有点费劲。
  
  杨小曼看着屋子里的简陋摆设,昏暗的炕上还有没拾掇下去的碗筷。
  
  “你老有退休工资吗?”
  
  老人笑笑,“俺是农民,没那个钱,俺和你大娘每月有600多元的生活补贴。”
  
  “你老几个孩子啊?都从山东过这边来了吗?”
  
  “哦,他们姊妹兄弟五个,两个姑娘在这边,别人还在老家呢。”
  
  “那平日里谁来照顾你们啊?”
  
  “我们自己能走动,慢慢自己做,孩子们也都是给人打工,日子都不好过呢,谁有空谁就会来帮我们做点啥,平时各忙各的。”
  
  “每月这点钱够你们用吗?”
  
  “将就用吧,人老了,也吃不多少东西,有点哪不舒服,吃点止疼药也就过去了。没曾想活了这么大岁数,死也够本了。”
  
  “你老五个孩子,每人每月给你老200生活费,你老两口不是能改善很多吗?”
  
  老头和老太几乎一口同声的说“可不行,他们也都有自己一大家子人呢,都不容易。我们也没啥大花销,我们这就够用了。年节还能攒点给小孩们。”老人干瘪的嘴里只剩两颗牙,呵呵的笑着,满脸的沟壑皱纹写满了岁月的沧桑。
  
  收好费,走出院子,感慨到,生活不易,岁月如殇啊!
  
  这个院子住着娘两个,儿子一家坐在正房,老人住在临道的西偏房。才收完了儿子的水费,老太太从偏房走了出来。满脸的菊花瓣瘦小的个子,拄着个拐棍。
  
  “我住院才出院,还管我要钱不?”一边说着一边掏出10元钱递到王老大的手里.“看把你吓的,大姨有钱。”
  
  王老大接过钱一本正经的递给了杨小曼“你大姨说了,看你长得俊给你10块钱。”
  
  杨小曼熟知王老大爱开玩笑,可看着手里的钱还是一脑门子浆糊,愣愣的看着王老大。
  
  老太举起拐棍指着王老大说“你这小子咋说话呢?人家孩子长得就是比你好看,这院子里我老太太都比你长得好看,就数你最丑。”
  
  “哈哈哈哈...”院子里一下充满了开心的笑声。趁着大家说笑,杨小曼走进老人的屋子看了下说表,还没到数呢。
  
  杨小曼把钱放到老人的手里,“你老生病才好,水费先不收了。”
  
  “为啥啊?”“谁让你老夸我长得俊来滴。”
  
  老太朝着王老大扬着手里的钱说”你向这孩子学着点。不许欺负她啊。你说说,我长的漂亮不?”
  
  王老大指着杨小曼笑说“你老长的真好看,比这孩子漂亮多了。”
  
  “不带瞎说滴。”老太假装生气道“你猜猜我多大岁数了?”
  
  “你老比村里梳辫子的小芳也没大几岁啊,哈哈哈”
  
  老人听了也开心的笑着“那你以后别找我要钱了啊。”
  
  王老大指着杨小曼“她是领导,你看她批你不。”
  
  “妈呀,我就比她大不点,还没她长得好看,那我还得交钱。明个起我就留头发梳小辫,我要是比小芳好看了,谁找我要钱我也不给。”说着一个兰花指的俏皮手势逗得大家眼泪都笑了出来。
  
  “你老还能再活个现在这岁数。”王老大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那我不成老妖精了吗?我都比她好看了,你们还咋来收水费钱啊?”
  
  “哈哈哈哈.....”
  
  走出很远了,一回头老太还站在门口招手呢。这一路,这老太也太逗了。
  
  这户是独居老人,不喜欢和孩子们住楼房,老两口在院子里侍弄着满院子的花草,长得茂盛,开得娇艳,说是喜欢这样接地气的生活,也算是自娱自乐,自在开心。
  
  隔壁租房的女人貌似精神病患者,眼神直勾勾的,说话不着边际,带着个瘦小孩子。只因那孩子回答几句问话,被那女人厉声打骂,杨小曼觉得是自己的过错才让孩子“引祸上身”,走出很远还能听到打骂孩子的声音,心生不安。
  
  “王哥,你说她是不是精神病?”
  
  “我哪知道,我也没问啊。”杨小曼朝王老大撇撇嘴没说话。
  
  推开院门进到院中,老人正坐在椅子上休闲,王老大问他今年多大岁数了,老人淡淡微笑着说,“不大,才90,”哦,90岁,还是才,这心态,咋这么好呢。
  
  “这城里的老人咋这么多呢?
  
  “年轻人谁爱在这住啊,交通不方便,天一黑,满城看不到多少亮光,有事打个车都费劲。”
  
  “也是,要是城里好好规划下也可以不错,就看咋样整理规划了。”
  
  “那是领导的事,和你和我都没啥关系。”
  
  就因为老年人居多数,所以和老人打交道杨小曼都格外加着小心,尤其是在钱的问题上。每次收费找零的时候都会让老人好好数数,确认收好无误后才离开。
  
  每次来这家时老人的儿女都会在,今天却只有老人一人在家,站在院子里和老人的邻居闲聊说话。王老大走进屋里查完水表,告诉了老人要收的钱数,还问她能交费不。老人说能交。老人从内衣兜里掏出一张百元的钱交费。
  
  杨小曼一边接过钱,嘴里一边说着“水费收36元,你老给我100元,我找你老64元。”把一张50元,一张10元,4张1元的纸币递到老人手中。
  
  习惯性对老人说“你老看好,收好,没错的话我可走了。”
  
  “没错,没错。”老人查点后把钱攥在手里说。“不进屋坐会啦?”
  
  “把钱收好,别整丢喽。”老人的邻居好心告诉老人。“去我家收呗。”
  
  “既然没错,我们可走了。走吧,去你家。”杨小曼随着邻居那大哥去了他家。
  
  还没从邻居那家出来,老人找来了。“你少找我50元钱吧?你看,只有两张10元一张5元和这几个1元的。”
  
  杨小曼耐心的和老人解释,邻居大哥也在一边说“你在好好找找,刚才我看到人家都找给你了,没错的。”
  
  杨小曼郁闷的说“幸亏大哥你在场,不然我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没事,一定是糊涂颠倒不知把钱放哪了。”随后和老人一起王老人家走。一路上大家都低着头期望看到奇迹。可走到屋里,邻居大哥帮着老人一起翻找也没能找到。
  
  邻居大哥对老太太说“人家给你找的一点错没有,当时你不是也都看好了吗?告诉你别再手里攒着,把钱放好。你再好好找找吧。”
  
  杨小曼很庆幸有这位邻居大哥证明其清白,不然百口莫辩也说不清了。但心里也是很不舒畅,郁闷的看着老人翻来覆去的说着钱的事,杨小曼对老人说“你老再好好找找,岁数大了,别上火。明天我还会再来的。我拿你老那点钱没处花去,良心过不去的,实在找不到的话,我给你老补上,你老别上火就行。”
  
  老人忙说“那行,那行......”
  
  邻居大哥对杨小曼说“你们走吧,这老太太肯定是把钱忘放哪了,没事的。”
  
  出了老太太的院门,杨小曼长长的出了口气,嘴里嘟囔着“郁闷。”
  
  “这回儿不笑了吧?乐极生悲了吧?”王老大调侃着杨小曼。
  
  “和这些老头老太打交道,就怕出这事,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可还是出差了。”
  
  “你又没找错,心里无愧就行。”“可老太太八十多岁了,万一再上点火,唉...... 可真烦人。”
  
  第二天有事没能去到老人的家里,杨小曼心里还在想,“如若老人找不到钱,会不会认为第二天没去是我少找了钱,理亏啊?”
  
  相隔几天后去了那位老人家。老人的儿子在,杨小曼和老人的儿子说起了这事。老人的儿子很明事理,说找邻居大哥问了这事,事情都过去了,别放心上,没事的。
  
  从老人家出来,王老大笑说这下“你不闹心了吧?”
  
  “当然喽。”杨小曼的心情一下舒畅了许多,满脸笑意“不仅不闹心,而且还好极了。”
  
  敲开房门,男主人穿着一身睡衣站在面前,看着挺和善的一个人。王老大告诉他收水费36元,这男人立马拿出赖皮相“要钱没有,干嘛要那么多钱啊。我不要发票了,给你俩10块钱。我这还是看你俩人来了愿意给,不然一分都没有,再说,我家也不用水啊。”
  
  杨小曼顶讨厌这样臭无赖型的人,内心正能量的小暴脾气又爆发了,“咋滴,大哥你家不用水啊,天天炒爆花吗?给10元不要票,打发要饭的那?你也好意思说,一个大老爷们为这点水费斤斤计较,你好意思吗你?”
  
  那人忙说“我可没说你是要饭的。”
  
  “你是没直着说,你还不如直接说更敞亮呢。”
  
  正说着话计较着,进来了两个年轻人。一说话才知道,其中一个是这男人的小姑爷子,这小孩一听是收费的,忙掏兜问多少钱,孩子手里钱不够和同来的小孩手里凑了凑交了水费。
  
  杨小曼收着钱对那男人说,“你是做长辈的,得给孩子做个榜样,这孩子比你强多了。”
  
  男人看了杨小曼一眼没吱声转身走进屋里。那男孩送着一起往外走。
  
  这时男人拿着钱出来自我解嘲说“进屋一下翻到钱了。”
  
  杨小曼笑着说,“大哥下次可不带这么玩滴,多大个事啊。”男人没搭茬转身回去了,
  
  杨小曼笑着对那小姑爷子说,“可别学你老丈人。”
  
  小孩笑着说,“姨啊,我爹就这性格,没法了。”
  
  就为这点水费钱,值得吗?杨小曼弄不明白了。
  
  王老大冲着杨小曼说“再遇到这号人,还得你来。真好使啊。”
  
  “拉倒吧,少来,你是怕蹦你一身血吧?姜还是老的辣呀,猴尖猴尖的,嘿嘿嘿...”
  
  晚风徐徐,有些微凉,用过晚饭的人们三三两两的在院落满口闲聊,散步,只有杨小曼他们还在继续挨家挨户的查收。那些住户看到他们都关切的问咋还没下班,还没吃饭吧,这工作够辛苦,干啥都不容易啊。杨小曼和王老大笑着和他们打着招呼,心里感觉一丝暖意。
  
  有几户人家连续走了几天也没看到人影,扒着门缝往里瞧,猜测这户人家是否有人居住。
  
  王老大指着门前的杂草,地上的车轮印说“一定有人住的,看,还有车轮印那。”
  
  杨小曼笑了“如果再和王哥你走一段时间,中国将出现一个伟大的侦探,什么福尔摩斯,柯南的都out啦。”
  
  王老大抬头看看天说“不然咱就坐他家门口等。”
  
  “我看行,给你泡壶铁观音,到街口买点烤串,剪两串葡萄,看着天上的月色,数着星星边吃边等,瞧瞧,咱是何等的敬业啊?要不是签了禁酒令,王哥你还可以喝上两杯,举杯望明月... ”
  
  还在和王老大说笑,“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起。王老大接过电话,“你嫂子来电话,包好饺子等我回去吃饭呢,咱今天就到这吧,明个继续。”说完,只见王老大整理好背包,大步流星就向放车的地方走去,一改往日的慢慢腾腾,“媳妇命令,立马执行”。看那一改往日的“肉”劲,走路也不再“牛”,好像一头扑到猎物的豹子,骑着他那辆破旧自行车踏上回家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