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会服务

联系方式

马会 - 浙江农林大学
联 系 人:李先生
手机号码:18713246835471
电话号码:86-0510-13246879
公司传真:86-0510-45534546
电子邮箱:10188juhww@qq.com
公司地址:近郊临安市环城南路66号

直接跑向出租车急奔市医院而去 2017-09-12 16:24
 
  凉夏
  
  秋月下了火车,一反往日的节俭
  
  医院可能是这世上唯一不用吆喝就能人们为患的行当,拥挤的人群让心急如焚的秋月来不及等电梯,气喘吁吁爬上了十五楼的重症监护室。累得秋月一屁股坐在ICU门前的冰凉地上,大热的天,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和秋月一同赶回来的矮个子男人用手臂圈住秋月的肩膀,黝黑的脸上流淌着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眼圈红红的,不时长吁短叹地唏嘘着,时不时用那双粗糙的手抹一把脸。秋月此时安静得有点可怕,两眼无神的瞅着自己脚尖,就那么傻傻的坐着,丢了魂一样,不说话,不流泪,痴痴呆呆......
  
  ICU的门开了,“谁是伞耀家属”“这哪,在这那。”听到喊声,秋月一激灵,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医生,我儿子怎样了?求求你,大夫,救救我儿子,他才17啊......”说着,一下子就跪在了大夫面前,抱着大夫的大腿,这时才想起了哭,嚎啕大哭着给大夫磕着响头。大夫连忙弯腰扶起秋月,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用医生习以为常的惯有语气,夹带一丝惋惜,一丝怜悯轻声说“你们是伞耀的爸爸妈妈吗?这是孩子写给你们的。孩子现在很清醒,你们换下衣服,进去看看他吧。”
  
  秋月用发抖的手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慢慢展开信纸,信纸上的字迹工工整整,淡定而从容。
  
  “爸,妈,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们了,原谅儿子的不孝,不能侍奉爸妈终老。
  
  我知道,我是爸妈的心肝宝贝,全家人都对我呵护备至。每当有一点好吃的,我不吃第一口,全家人谁都不会动筷子。看着爷奶那么大年纪还在地里起早贪黑的辛苦耕种,爸妈常年在外打工挣钱,你们受那么多苦,受那么多累,都是因为我,希望我有个好生活,希望我有出息。
  直接跑向出租车急奔市医院而去
  每当我想帮着家里做点啥的时候,你们都一致反对,只希望我能好好读书,将来考上个好大学,有个好工作。
  
  你们常说给我取名伞耀,就是想让我将来能光宗耀祖,就像我奶说的,那样,咱家的祖坟就冒青烟了。我知道,我是你们心里唯一的希望。我更知道,我害怕辜负爸妈对我的期望,害怕负担不起爷奶给我的爱。每当看到别的同学和自己爸妈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特别的想你们,可给你们打电话,你们除了问我学习还是学习。每次学校开家长会,看到别的同学都是爸爸妈妈来,只有我是爷奶来参加。我是多么希望你们能来啊,可你们说你们这样吃苦受累,辛苦挣钱都是为了我。我是真的不希望你们为我遭罪受累,等我长大了,我会有力气有能力养活你们的。可你们除了让我学习还是学习,除了让我好好念书就是好好念书。
  
  爷奶累,爸妈累,我也累啊。
  
  我不敢让自己有丝毫松懈,只有拼命的看书学习。
  
  每当看到别的同学去打打台球,上上网,我真的很羡慕他们。可我的耳边总是会响起你们的话,好好学习,你们受苦受累的挣钱都是为了我。常听同学们说着网络里的趣事,有时我心里也痒痒地想去看看网络的样子,可一想到你们,我只能拿着书本背书做题。可我并不是一个好学生,考试成绩总是不够理想。我心里压力很大,我总是觉得太对不起你们了。
  
  我想歇歇,你们会不会觉得我很自私啊?
  
  我走了,那样,爸妈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受苦受累,是不是?爷奶也不必那么大岁数还在田地里耕种劳作了,是不是?我走了,你们也都可以好好歇歇了,是不是?
  
  那瓶百草枯是爷奶往田里除草用的。我也是一棵草,喝了它,野火烧不尽,祈愿来生的春风让我会又一次重生。
  
  来世让我再做你们的儿子,做你们的心肝宝贝吧。”
  
  看完信,秋月眼前一黑,身子一软,一下瘫倒在地上。那几张写满字的纸被窗口吹进的暖风散落在地上。
  
  这个夏天闷热难耐,可在秋月的心里,这个夏,冰凉似水,寒若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