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会服务

联系方式

马会 - 浙江农林大学
联 系 人:李先生
手机号码:18713246835471
电话号码:86-0510-13246879
公司传真:86-0510-45534546
电子邮箱:10188juhww@qq.com
公司地址:近郊临安市环城南路66号

每次到这户人家都觉得老人有点隔路 2017-09-12 16:29
 
  这是一个独住的孤寡老头,看年龄也有七八十岁了,总是一脸的严肃,没一点笑模样。我们收费工作基本是趁着早晚家中有人的时候,白天上班的上班,溜达的溜达,家中大都是铁将军把门。白天这老头出去溜达,晚上回到家就把大门锁上,谁来也不开。到他家收费都是有时辰的,早了没人,晚了不开门,即便是夏天午后五六点钟天还大亮,你敲门他在院里也嚷嚷都啥点了才来收费,明天来吧,就是不开门。这心给你气的啊,鼓鼓地,怎样央求也白搭,每次都得跑几趟。终于这天叫开了门,原来是这老人的小儿子在这。进屋查了水表,告诉该收的钱数,老头大概没听清嫌水费太多,站下来又耐心给老人解释了一番,谁知这老头竟是那样的混帐,说啥都不听,张嘴就骂,12.6元的水费就是不给。遇到这样不讲理的人没道理可讲,不给就先不给吧,我们出了院子,竟然骂着祖宗八代追到院外伸手给了我一拳,然后站在我眼前拍着胸脯说,有种你打我啊,这把我心气的啊,那么大岁数,我能和他对着骂吗?骂了,砢碜了自己,太没素养;我能和他打吗?打了,还不得讹死个人啊?没法子,打了报警电话。警察迅速出警到了现场。谁知,戏剧的一幕出现了,这老头对警察点头哈腰,满面笑容并且立马掏出水费钱,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倒是让我们看着有点瞠目结舌。唉,收费工作,有时想想,真不是人干的,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还得让自己有一个大度量,苦点累点无所谓,让人憋闷生气的是遇到这样的人有苦难言,有气撒不出去。
  
  这户人家,六七十岁的老太长得人高马大的,就连我这大体格站在她身边都有点小鸟依人的感觉。听我们说来收费,打开门就大声蛮横的开嘴说,赵市长和我是亲戚,你别老找我要钱。市长还得交钱呢,何况你只是他亲戚。赵市长亲口对我说我不用交钱的。那好啊,那你让赵市长再亲自给我们打个电话,要不给写个批示吧。你们别总欺负我老太太,看我好欺负吗?我可告诉你,欺负我这样的老太太有罪。她这一句话倒是把我们给说笑了,我们怎么欺负你了?我们是正常收费,倒是你老拿着大官压我们,别说我们不认识什么赵市长,就算认识,他用水也得交费。我这家里还有个病人,每月就那么点工资,吃饭都吃不上来呢,哪有钱交水费啊,你这水还不好。你有难处说难处,费该交还得交,但我们可以协商下解决。那能交多少钱?两口人一个月10.8元。啥,那么多,我没钱,水供应的一点都不好,还要那么多钱,没有,要不你等我开资来取吧。那你几号开资,我们几号来。听到说真的要来取钱,只见老太突然再次发飙,转身就要关大门进去,我把身体斜站在门边,让她关不了门,我招呼一言不发的另个同事,她老说水供应的不好,咱进屋看看去。说完我们径直走进屋内,屋里的厨房正在做着晚饭,锅里炖着排骨,一盘鱼已经做好放在餐桌上,这就是你们吃不上的饭菜啊?够丰盛的,不知道吃得上的人家吃的该都是啥了。看看水管水流很好,我说,还是把钱交了吧?老太还在和我们嘴犟,只听另一个屋里的男人喊着说,你不嫌磕碜啊,磨叽啥啊,我给,到我这屋里来吧。走进另一个房间,屋里那个脑血栓男人一只手好像残废了,用另一只手一边给我们拿钱,一边嘴里还骂着老太太,我说,钱都交了,别骂啦,和谐社会和谐为主,女人嘛,都小心眼,能省都想省点,省下的钱也好给你买点好吃的不是?老头说,水电钱哪个能省啊?该交就得交。还是大叔你明事理啊。电不用能生活,没有水人还能活吗,是不是这个理啊?老头点头称是。出来那个院子,心里出了口气,同事说,你可以做当政委了,很适合做政工工作啊,这样的人只能你收拾她。嘿嘿,我最厌恶仗势欺人的人,我的小暴脾气该爆发时,那是绝对邪不压正滴。